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北京錯摸港人心態

北京錯摸港人心態           2013年10月12日          江麗芬 政局筆記          「而家做司機,真係好受氣!」          早前坐的士,司機正打算切右線,卻給隨後快速馳行的黑色七人車司機響鞍示警,還給人家指手劃腳批評。司機不忿說:「已經打了燈,還要在晚上響鞍。香港人很少這樣做,他們都是大陸司機!」          身為乘客,而且還只是一個拿着駕駛執照而沒有駕駛經驗的人來說,實在不知那七人車司機是否內地人,或是來港新移民。不過,的士司機憑他的經驗判斷,駕車響鞍是其一佐證,其次就是不少內地人來港都會買一些大馬力、大型號的車。見的士司機仍然憤憤不平,便答上一句話:「哦!內地人有錢買大車。」          受氣感覺 與日俱增          「我理得你有無錢,有錢也要守這裏的規矩!」司機還悻悻然地拋下一句:「現在當司機,真的很受氣!」          近年,因內地人來港而感到受氣的人,看來愈來愈多。中港矛盾升溫如今已成為社會和政治課題。隨着每年內地移居香港的人數至少有七萬人,加上三千幾萬人次的內地旅客每年來港工作和旅遊,港人這些年無論往哪裏去,都會碰到內地口音、講普通話的人擠在身旁。          香港一直是移民社會,一如呂大樂口中的第一代香港人,大都是因為避戰避亂,選擇從內地寄居香港。而第二、三、四以至不同年代的香港人,當中總有一些基於種種原因,選擇從內地移居這裏;只要問每個香港人,相信在他的親朋戚友當中,至少也有一兩個曾是內地新移民,只是移居時間久了,如今大家都自稱是香港人罷了。          可是,同根不等於就能相容。近日,社會最關注的該是北區幼稚園招生,竟然令到一大群人要在校門外通宵排隊,只為索取報名表格一張;部分港爸港媽在怨,全因內地來港產子的雙非嬰兒,擠佔幼稚園學額,才出現這情況。較早前,社會關注的是雙非嬰來港接受醫療服務,如打防疫針等,令北區家長覺得受到影響;再早一點時間,焦點是內地人來香港產子,霸佔香港醫院床位,令準媽媽一位難求。          雙非嬰兒衍生的問題逐步呈現,但這是中港矛盾的其一原因,其他原因還包括內地旅客來港旅遊令各處擠得水洩不通,內地人與香港人的文化差異,也釀成各種各樣的爭拗。而後,有些香港人以「蝗蟲」貶低他們看不過眼的所有內地來港的人,不管是新移民還是旅客。          這現象,看來已觸動一些內地傳媒的神經。《人民日報》海外版本周便以〈香港發展需要『新香港人』〉為題撰文,談論香港人對新移民的態度,形容香港人看內地人,從以往的「阿燦(土氣寒酸)」轉變為如今「讓人心生恐懼的『蝗蟲』」。文章隨後反問「香港人怕什麼?」          根據《人民日報》報道認為,香港人今天嘲弄和不滿內地人,引述中大學者周保松指,「這與港人身份的焦慮感不無關係。香港地位悄然變遷:香港金融中心地位被上海追趕,一個自嘲的新名詞『港燦』開始在香港年輕人之間流傳……」(周保松隨後澄清,該報從沒有訪問過他,相信只是從另一篇有關他的訪問抽出當時記者加插自己的分析言論而已。)          可是,香港人對內地人的不安和不滿,真的就是因為「港人身份焦慮」、香港地位「悄然變遷」?這恐怕是把香港人的焦慮過於簡單化。可惜,這些分析都出現在內地主要官方媒體上,難怪北京常錯摸香港的現實情況。          香港八十年代經濟興旺,往內地任何一處也聽到廣東歌以示香港的優勢,確實令到港人很有自豪感。如今,香港經濟於內地而言,優勢也確實是沒那麼明顯,甚至有人認為優勢不再。這就是《人民日報》所謂的香港地位悄然變遷。除了這一份不安感覺以外,相信更重要又或者更令香港人不安的,是香港人的生活模式和生活價值,也同樣給擠佔下來。          解讀香港 過於表面          近數十年來,香港人慢慢利用「借來的時間」,在這塊「借來的地方」建立「香港」,內裏有一份有別於內地的本土價值、文化、生活與做事模式,而這些模式亦建構了香港人這獨特的身份認同感。可是,北京和內地一些人卻似乎無視這一切,令香港人的生活愈來愈受到衝擊,因此有所謂抗拒「大陸化」的說法。          其實,一如那位的士司機所言,大家只是希望不論你是什麼人、有錢沒錢,來到這裏,都該守守這裏的規則。          可惜,要如的士司機所願,卻並不容易,香港人面對這些情況都感到無能為力。情況也一如那些在北區幼稚園門外排隊領取表格的家長一樣,都只會覺得很無奈,尤其是當這裏的政府對政情似乎沒多少掌握與準備。同樣,也一如香港人希望可以讓這裏的政府按人口政策需要來審批每天拿着單程證來港的移民人士是什麼人一樣,面對內地政府的拒絕態度,也是覺得無可奈何。          所以,當內地傳媒和北京閱讀港人對內地人的情緒反應時,不能單單以為是香港經濟倒退,內地追上來,香港人有憂慮有抑鬱就把不滿之情宣洩於內地人身上,來解讀香港人的不安。這或許是一些香港人的情緒,更不值得鼓勵也不應支持,然而就這樣看的話只怕把事情簡化。          更令人擔心的是,抱着經濟發展便以為可以消弭香港人怨氣的想法,令香港人對生活和政制少一點要求,只怕更是錯摸香港人的對政治、對社會的要求。如此一來,只怕會令香港的死結更加難解。 

Posted in Hong Kon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