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轉發] 发达地区的基层处境

发达地区的基层处境(2013-01-04 11:22:18)转载 当今世界的最大矛盾就是分配不公平。有钱人的钱如果只肯花在自己身上,就算怎样穷奢极侈,也只能花掉他拥有的一小部分,没法产生足够的需求,去带动经济持续增长。但另一方面,普通人虽有很多东西想买,却袋里没有钱。前者的钱因而没法流入实体经济,因为实体经济早已因为需求不足而产能过剩。于是这些钱就只能流去金融市场进行炒卖,酿成金融风暴,遗害世界。受害者于是愤愤不平,包围华尔街,意图改变这套不合理的分配方式。 然而,经过一轮扰攘,拥有资本的人仍然掌握大局。以美国为例,财政悬崖使执政者可以出来主持公道:一方面叫年收入高过40万美元的人交多一点税,另一方面又叫基层放弃一些既有的福利。结果,政府每年大约可以减少6,000亿美元赤字,相对美国16万亿美元的债务,其实无济于事。但整个世界都好像为此而松了一口气,全球股市因而大升,令拥有资产的人的财富因而大增,贫富悬殊变得更严重。这些都不是单靠增加少许最低工资就能解决的。 现时,发达国家都只能靠量化宽松、乱印钞票,作缓兵之计。长远仍得继续加税与削减福利开支,否则便没法解决债务问题。因此,发达地区的基层,今后都得面对社会福利进一步削减的恶劣处境。 香港的情况比较特殊,特区政府不怕恶名,敢做「守财奴」,令我们有可观的财政盈余,即使再增加点福利,我们还吃得消。不过,近年民情有变,增加福利的呼声已成主流。香港人已不寄望透过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去改善生活,而是寄望政府向富人抽多一点税,然后作第二次分配。发展下去,香港可能也要走欧美国家的老路。 然而,要改革分配制度并不容易,欧美那套依赖政府作第二次分配的模式已证明并不成功,但要改革首次分配的模式,则会损害建制的既得利益,一时间不容易有重大改变。短期里,处于基层的人仍只能透过提升自己的技能,去争取更好的生活。人在未能改变世界之前,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世界。 香港人必须明白:过去香港人的日子之所以能够比周边地区的人过得好,是因为周边地区还比较落后。但现在他们已追上来了,我们能做的工作,他们很多也已学会了。他们的生产成本比我们低,很难避免香港原有的工种会继续不断流失。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处境并不妙。香港人如果未能及时掌握新的知识与技能,并在新兴力量的冒起潮流中,找到自己可发挥功能的角色,香港人的好日子也过不了多久。把富人的钱拿出来分,只能有一时之快,长远还得有新生的财富,合理的分配才有意思。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