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转载]香港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 (浩然的SINA BLOG)

文地址:香港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規劃及工程研究 了心菩薩作者:了心菩萨 “落馬洲河套區發展藍圖曝光港深百億建高教基地” —–港深兩地政府提出把河套區打造成高等教育基地,輔以高科技研發及文化創意產業,涉及5大功能區,基建投資達100億港元,料首批設施於2020年啟用。 以上的新聞真是驚天動地,但是對於我來看就是:“雷人”!這絕對是內地政治口號似的拍腦袋決策,香港難道也受制于大陸式“政績效應”氛圍中?! 我們針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應當本著:現實、務實、踏實的精神去決策。 香港內部矛盾使得政府決策謹慎,但是絕對不能爲了政治過關而搞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出來;尤其是和大陸合作之中,充當了他人升官的政績工程!我們看到深圳市福田口岸和皇崗口岸近在咫尺的規劃,卻被發展商的“利益高樓”活生生地割斷了。一個人車分流、功能齊全的整體,被迫兩分,使得福田口岸地鐵不能為皇崗口岸使用,福田口岸周圍交通為人詬病!現在喊出河套區整體規劃為高等教育基地,那就請深圳市政府拿出魄力炸掉自己規劃敗筆呀! 香港高等教育爲什麽一定要拿到深圳這條臭水溝邊上嗎?它的意義何在? 首先,世風日下的今天,校園驗毒計劃的實施,證明毒品已經為青少年之間中流傳湧動,口岸一直是防毒禁毒的前線,將一班年青學生擺上前線的目的何在?深圳口岸的亂象,一直無法根除,口岸周圍黃、賭、賭豐富多彩、治安堪憂,這個“餿點子”是否成全其中不良年青人北上方便的願望嗎?!同時,這也帶來大陸對社會不滿份子來到香港校園,搞出個劫持人質的國際大案來的隱患!難道我們高校也要學習大陸配備鋼叉,防範來犯之敵?反觀內地大學環境,早戀和性行為氾濫早已充斥校園,更有甚的是大學生做情人和賣淫問題的嚴重,內地大學周圍是有情調嫖客活動範圍,大陸從官員到地方性放蕩行為,能否直接干擾近在一河之隔的高等教育基地?恐怕那時成為“高等教育雞地”了吧!日後內地交流頻密,校園出個:李剛兒子,李剛女兒,又如何收場? 其次,深圳市對深圳河的治理成效不大,改革開放二十幾年,深圳河這個號稱:深圳母親河已經糟蹋不成樣子,經過福田口岸的長廊,大家可以留意到深圳方橋下粗大排污管中流淌著墨黑的污水,對“母親”都如此態度,確實無法想像整個河套區規劃又會如何?深圳河邊的居民一直投訴臭味熏人的困擾,爲什麽會將高等學府擺上臭水溝邊?難道利於學習?! 再次,高校在這彈丸之地能建立什麽基地出來?我們香港土地真是無法為高等教育提供土地了嗎?答案是否定的!廣闊的新界完全能容下幾所高校的存在,而且這些地區也需要高等教育院校提升活力和氛圍!被譽為悲情城市的天水圍,—–浮流山和濕地公園後面,存在大量土地,建設一所大學能拉動天水圍地區就業和增強天水圍和諧氛圍,提升地區文化知識水平,而相對安靜的區域空間又為高校發展奠定良好基礎,一舉多得,何樂而不為哪?! 另外,香港兩地學童辛苦奔波讀數,難道不能感動我們嗎?我們是有責任為下一代鋪設良好教育生長環境的,所以,建立基礎教育基地倒是重中之重,免了學童辛苦之餘,省卻交通壓力,減少校巴又環保,我相信這是任何真正關心香港發展人們所期待的! 我期望建立香港的經濟特區——河套發展科技園 對於整個河套地區發展,應當配合深圳經濟發展,電子諮詢技術發展直接關乎香港經濟騰飛,深圳華強路電子配套市場對深圳經濟發展作用不言而喻,我們規劃中如果能承接深圳電子配套行業發展,將華強路延續到河套地區,發揮香港物流優勢,建立香港的電子配套市場,對香港舊區改造,香港電子科技提升,乃至香港就業都是極大促進! 香港科技發展水平低下一直為內地科研人員詬病,面對香港高房價和科技扶持政策,嚇退了政府處心積慮妄想引進的學術人才。但是,深圳居住,香港就業的美夢,完全可以在河套發展區內實現!我們配合內地政府,在河套地區採取優惠政策,引進內地與世界公司進入,採用執照深港互認,通訊互通,政府部門配套齊全,在開發中我們注意環境保育,推動文化產業、物流業和展覽業,及其專業市場建立,嚴格控制基建規模和設計,打造人和自然和諧共存的優美環境,哪裡將是帶動香港經濟的真正龍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