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漢字文化圈的構想 Ryan’s ๑۩۞۩๑ Space

漢字文化圈的構想 2005/12/11 16:23:51 一、東亞漢字文化圈的形成 說到世界的古代文明,就是尼羅河流域的埃及圈,幼發拉底河、底格里斯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圈,印度河、恆河流域的印度圈,黃河、長江流域的中國圈等四大文明。這四大文明之中,前三者互相交往而發展,成為近代文明的源流,只有中國幾乎未與其他文化產生關聯而獨自發展出漢字文化圈。從文字的發展來思考文化的起源,則西洋文化的初始大約在西元前12、13世紀左右,由古代閃族的拼音文字開始,然後傳到西方,由腓尼基人帶到地中海沿岸,於前8、9世紀影響希臘文字、拉丁文字,最後在前5世紀左右才變成羅馬文字,而成為歐美各國使用的A、B、C表音文字。至於現存印度最古老的文字,據說是紀元前3世紀阿育王的碑銘文字,與當今印度的文字完全斷層了。這樣看來,中國殷墟的甲骨文字早在西元前14~15世紀就非常發達了,漢字的起源可以說比羅馬文字要早了十個世紀以上,而且在西元前206年成立的漢朝就將漢字文化定型了。清代編纂浩瀚的典籍『古今圖書集成』,可以說是中國文字的百科集其大成。漢字文化超越歷代民族或國家的意識形態,沒有間斷的傳承下來。 回顧亞洲文化圈的發展,西伯利亞無人地帶的北亞姑且不論,就考察西亞、南亞、東亞三地的文化。西亞曾經有過繁榮的古代文化,是以美索不達米亞文化為代表,但是土地過於乾燥而被遊牧民族的勢力所席捲。7世紀成立的伊斯蘭教,在西亞建立大帝國,之後將勢力由地中海擴展到薩哈拉沙漠、伊朗,構築了伊斯蘭共同的宗教文化。這個地區也因此伊斯蘭化,語言也統一成為阿拉伯語系,但是,在近代以後受到歐洲的科技物質文明壓迫。 南亞是包括從印度到南洋地方,最先是從印度河、恆河流域的文化繁榮起來,然後傳播到南方的海岸地區,但是因為氣候酷熱,自然力過於強大,使得敬畏天然的佛教與印度教頗具傳導優勢,只是後來也陷入被西歐物質文明壓制的窘境。 東亞,溫和的氣候具備發展農業的條件,而孕育出黃河流域繁榮的高度物質文明,並與由南方北上的長江流域文化交流,自春秋戰國時代即開發經濟資源,大陸內地也利用河川或運河交通而發達起來。在民族交流方面,雖然以萬里長城防阻北方遊牧民族來襲,但也一再地與北方民族進行交流、合作,經過幾千年歲月而演變出漢字文化圈。 中國概略的說是漢字文化圈,但在思想體系上,大致可分為華北的儒教,華南的老莊與道教的差異。漢字文化圈可以說是以漢文字為媒介而擁有共同價值體系的世界,在中國的大地上發展出以同一個表記法為基礎的文化地帶,漢字的表記法從古代到現代是連續的發展,沒有文化斷層。漢字不是拼音文字,而是圖形文字,以物的圖形為基礎做出的文字,例如「山」、「川」、「日」、「月」等,文字是單音,獨體而結構方正。與漢字、漢學有關的律令制度,如國家概念、產業、生活文化等,克服廣闊的幅員,從中國中原,傳播到東北的朝鮮,東方的日本,南方的越南,超越中國漫長悠久的歷史,廣被於東亞,用文字連結了中國與周邊世界的文化。 從朝鮮的歷史來看,西元前108年,漢武帝將衛氏的朝鮮(由燕國的亡命者衛滿所建)滅掉,並設置樂浪等四個郡。西元前57年新羅建國,前37年高句麗建國,前18年百濟建國,當時漢字傳入朝鮮半島,也是儒學思想傳入的時期。高句麗在小獸林王2年(372年)設立大學。百濟也在近肖古王在位(346~375年)時設置博士。新羅在統一三國後,於神文王2年(682年)創立國學,之後派遣留唐學生,獎勵學問。西元七世紀末,新羅神文王(在位681-692)時代的薛聰發明了古代的朝鮮文字「吏讀」,這是漢字以新羅語音標表記,漢文以新羅語判讀的方法。吏讀的創始,使得會解讀中國九經的朝鮮學者也出現了。 朝鮮從三國時代(新羅、百濟、高句麗)開始,佛教鼎盛,儒教經典即被當成文學研究。特別是高麗到中期以後,遭受到契丹與金的壓迫,不得已奉其正朔,即使有人偷偷傾慕宋朝文化,儒學還是一蹶不振。不過到了文宗朝(1046~83年)有12名學徒振興私學,到了仁宗朝(1122~46年)才興起大學和州學。朱子學在朝鮮正式流傳,是朝鮮服從於元朝之後,受元朝獎勵儒學政策的影響。忠烈王30年(1304年)高麗末期的儒臣安裕,即被稱為傳授朱子學的始祖。忠肅王1年(1314年)的白頤正從元朝學習朱子學回朝鮮。1315年元朝實施科舉制度,朱子學的新註也逐漸被朝鮮人學習。李氏朝鮮可以說是對從前崇佛的一種反動,採取「排佛揚儒」政策,破壞寺院,興辦學校,舉行科舉,印製書籍,於是儒教文化逐漸發達,朱子學也因此在朝鮮獨佔思想界寶座的地位。 二、漢字文化圈的變遷 漢字最初何時傳到日本?一般認為是在5世紀左右應神天皇時期,由朝鮮半島上的百濟學者王仁(說是漢高祖後裔),將「論語」10卷、「千字文」1卷傳入日本。但也有不同的說法,從考古學佐證漢字是由中國的江南地方或朝鮮半島傳入日本的九州地方。例如:在北九州發現王莽時代的貨幣,因為上面鑄記著「泉貨」兩字,又當時在船舶載運來的漢鏡上鑄有銘文,這些被斷定是傳播到日本的最古老漢字。 再說1784年在福岡縣志賀島有「漢委奴國王」金印出土,雖然在日本也有人說這是偽造品。但根據『後漢書』的倭傳有一段記載「建武中元二年(西元57年),倭奴國奉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倭國之極南界也。光武賜以印綬。」可見,後漢光武帝所賜與的是金印紫綬,而文獻上的資料與上述的金印是相當一致、對應的。日本接受中國漢朝的金印,表示中國與日本為了維持國際關係,用朝貢的方式傳遞國書,隨之需要作成與傳送文書而使用漢字。 日本與中國的國際關係中,最能證明有漢字文書存在的,首推3世紀中葉的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與魏王朝的關係。西元239年,卑彌呼派遣使節朝貢魏王朝,同年魏皇帝為卑彌呼制詔書,冊封她為「親魏倭王」,並授與金印紫綬。翌年卑彌呼為這個冊封,派遣使者上表謝恩。這個朝貢、制詔、上表謝恩,都是用漢字的文書作溝通記錄。 再考究越南的情況,從西元前111年漢武帝滅掉南越國起,直到10世紀中葉為止,約有1000年以上的歲月越南在中國的統治之下。越南的知識份子學習漢文,讀中國古典或詩文,而受中國文化的影響。到了13~14世紀,越南人為了表現越南口語,從考究漢字而發明了俗字「字喃」(Tyu Nomu)。這是依漢字的形聲和會意的造字法作成的,其現存的最古資料是在寧平(Ninh Binh)的護城山的碑文(1343年建)。1789年,阮氏王朝採用「字喃」在公文上,獎勵四書五經翻譯為字喃。19世紀後半葉阮朝統治的越南,受到法國侵略,領土逐漸被蠶食,1883~85年中法戰爭中國戰敗後,簽訂天津條約,越南全部領土歸法國統治。1885年傳教士羅德(Alexandro de Rhode)創造羅馬字為越南文字。1887年越南即被併括在法屬印度支那(後改稱中南半島)。阮朝在名義上維持為「安南」的統治者,實權則由法國總督所任命的安南理事長官掌握。 法國殖民主義者認為,以儒教為基礎的科舉制度會成為「反法」運動的溫床,遂於1918年廢除科舉制度,並以法語為基礎的法國式教育,整編越南的小學、中學、大學,同時禁止越南使用漢字,而改用傳教士所創羅馬字化的越南文字為新的越南「國語」。自此,越南的「國語」在殖民地時代,因法國政府強制普及,至今認識「字喃」的人幾乎不存在了。 越南本來就有儒教與佛教傳播,佛教是經由中國傳入的,越南的宗教幾乎都是從中國傳入的,極受中國影響。舉凡元旦、清明、端午、中秋等節日,或是神農、老子、文昌、關帝、屈原等中國的祭祀活動,也同樣在越南舉行。但是越南的漢字經過「字喃」的口語再演變為羅馬拼音字後,就喪失了漢字原來的生命力。由此可見,法國殖民地政策所造成的後遺症影響深遠。 再來看看與漢帝國有對抗關係的匈奴如何對待漢字。匈奴是沒有文字的民族,但是與漢帝國往來的國書都是以漢字記載。那麼居住在蒙古高原一帶的匈奴,為什麼沒有固定使用漢字的習慣呢?這並不是因為匈奴不肯接受漢字,實際上,匈奴酋長單于周圍的相關紀錄,以及匈奴與漢的外交關係,都在使用漢字,但是因為匈奴政權崩潰而向西方遷移之後,就喪失了使用漢字的必要性。匈奴之後,蒙古地方也沒有固定使用漢字的習慣,這並不表示其他民族也不肯接受漢字,而是因為不斷的民族遷移,以致他們使用漢字的習慣無法落實。而且在突厥以後的民族,已經受到西方拼音文字傳播過來的影響。 無庸置疑,漢字是中國所創造的文字,一字成一詞,一字有一義,而且一字可能多種意思。以漢字構成的漢文,是漢族表現語言的方式,傳達意思的手段。漢語跟拼音文字不同,其他語言體系因表語不同,也就不能像漢語那樣使用。但是在東亞,因為學習漢字與漢文,自古代就有共通的國際語文,並成為學習中國的學術、思想、制度的手段。亦即在東亞世界有共通的文化指標,一是儒教思想,二是以漢譯佛典為經典的中國佛教,三是成為政治制度的律令制,這些都是以學習漢字、漢文為媒介而傳播到朝鮮、日本的。 以佛教的傳播來說,在西元2世紀初,即後漢政權開始動搖的數百年動亂期,佛教開始在中國上下階層傳播,到了4世紀末傳達到朝鮮半島,6世紀時傳播到日本。中國在5~6世紀,是南北朝政治社會不安定的時期,高僧從事翻譯佛教經典,創作宏偉的建築與美術,佛教即開始在社會上下流行起來。後世的東亞佛教當中,佔有重要地位的禪宗與唸佛的起源也是在這時期。宋代以後,佛教的行法即以禪與律,信仰則以阿彌陀淨土或觀世音在民間流行,這個風潮一直到現代不衰。 雖然中國週邊民族有學習漢字與漢文,但是各個民族的語言不同,這些民族為了表達自己的語言,必須將漢字的功能轉換,以方便其進行各自的國內記錄與意思傳達。因此,朝鮮出現「吏讀」,日本出現萬葉集「假名」,越南出現「字喃」。事實上,在中國也有稱為「假借」以音相通的借字在使用。例如日本古代邪馬台國女王卑彌呼的記錄,以漢字的外國語轉寫時,即脫離各個文字的原意,只假借其讀音而已。日本接受漢字之後,首先用「借音」來表現地名、人名等,更進而使用吏讀與萬葉假名記錄。這種「借音」文字的使用,雖然並未造成漢字文化圈在性格上的根本變質,但是使用文字的主體逐漸從中國移到周邊民族去。 日本就是從漢字衍生出「片假名」與「平假名」,在大陸的民族則製作出契丹文字、西夏文字、女真文字,在朝鮮半島則是造出與漢字結構原理完全不同的朝鮮文字,這樣漢字文化圈在東亞世界有相當的轉變。 以日本來說,最初的女帝推古天皇(在位592~628年)時開始派遣至隋朝的遣隋使,到了唐朝也官派遣唐使,並有留學生與學問僧跟隨,將唐代的學風傳到日本,其著名的政績就是立厩戶皇子為皇太子(聖德太子),仿唐朝制訂冠位12階,發佈憲法17條,編纂國史等。奈良時代(708~781年)的漢學,與其他文化一樣充滿著唐朝的風格,而運用在經書的解讀與政治的律令上。平安時代(782~1181年)廢止遣唐使,但是上流的文人為了教養還是學習儒學。到了鎌倉時代(1185~1333年),有學問的世襲學者都出自博士家,並由留學僧與渡來僧,輸入近代儒學「宋學」(朱子學)到日本,不過當時朱子學尚未在日本傳播開來。從鎌倉末期到室町時代(1334~1547年),禪僧之間傳授「宋學」。到室町末期,因佛僧的傳授,宋學從日本南端開始流行,到了江戶時代(1624~1867年),被稱為朱子學的宋學即被德川幕府公認為官學,民間則陽明學興盛,漢學者有機會在幕府與各藩仕官並參與政治。1868年明治維新,在明治初年,因為歐美文化傳入,漢學與日本國學走向衰微之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幾乎完全被青年學生拋棄。現在漢字在日本,只當成是「書道」的鑑賞書法,高尚一點的,當作藝術與美學的領域鑑賞。 三、漢字文化圈的新境界 法國籍漢學者范德米施(Leon Vandermeersch)教授在1986年發表了『新漢字文化圈』(LE MOUVEAU MONDE SINISE)的著作,翌年日本也出版了翻譯本『亞洲文化圈的時代』,此書富有啟示作用。興起新漢字文化圈的論點,意味著東亞固有的「共同體精神」並未喪失,又吸收西歐近代思想的精華與最新技術,經濟成長等手段,以獨創的活力為原動力,正朝著文藝復興的文化圈邁進。 既然稱為「新」,當然必須與古老的過去斷絕。換言之,古老的儒教「死去」,但又變成「血肉」,而其內在的「共同體思想」以此「血肉」為媒介,在漢字文化圈之間,浸透進入深層的心理領域,變成像習俗那樣自然的形態存續著。這就超越了西洋的自由主義或共產主義在兩個意識形態當中兩者擇一的「價值選擇」,而形成價值多元的人道主義。這並不是說要將中國的社會主義與美國的自由民主主義,兩個東西方的意識形態放在天平的兩端上加減平衡,而是要根本廢棄這個意識形態的天平。 漢字文化圈到19世紀中葉為止,在文化上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如在17世紀之前,確實比歐洲文明要優秀的。但是在西歐工業革命以後,漢字文化圈被其物質文明快速地超越過去,在所謂「西洋衝擊」的惡劣影響下,大部分漢字文化圈都呈現解體的狀態。西歐以其船堅砲利驅使「殖民地主義」,這是造成東亞自鴉片戰爭以來,漢字文化圈的完整體系逐漸解體的主因。中國支離破碎,越南被法國殖民地化,香港也成為英國的殖民地,朝鮮與琉球甚至被消滅掉。只有日本坐上了帝國主義的末班車,併吞琉球,並將台灣與朝鮮納為殖民地,還在滿洲國與華中、華北建立起傀儡政權,以世界各國為對手所進行全面戰爭。 二次大戰後,超級大國美國與蘇聯分別佔領朝鮮半島的南北,接下來的韓戰慘劇將朝鮮南北分斷,加上美國的介入導致台灣與大陸的分裂,法國與美國干預也造成越南的長期消耗戰。如此,近代百餘年來的外在因素造成漢字文化圈的龜裂,而現出深刻的新斷層。今天台灣與中國的分歧、朝鮮的南北分裂、日本與中國的不信任與疏離,在政治與經濟上各自產生很大的距離感。 直到21世紀初,東亞分裂的主因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對立,而且都是外來的意識形態所造成的。不過實際上,東亞世界的反目,也是過去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後遺症,加上二次大戰後中國與朝鮮的內戰後遺症,這是雙重後遺症加在一起的結果。外來的意識形態與軍事的介入,猶如雙重病原的入侵,悲慘的傷害了這個地區原有的同胞愛。此深刻的新傷痕所造成的後遺症,助長了南北朝鮮、大陸與台灣之間,彼此互相不信任的反目成仇。 當然,東亞各國彼此的疏遠也還有內在的原因,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經濟發展的不均衡。今天的日本人覺得歐美人比起鄰近的亞洲人更親近,多半是因為覺得歐美的經濟生活較接近而有親近感。相反的,落後的東亞的經濟發展,則讓日本人覺得疏遠而有距離感。這就是梅棹忠夫撰寫『文明的生態史觀』,結論說日本文明與其是屬於亞洲,更接近於西歐文明。但是儘管日本的經濟水平與歐洲同等了,唯一阻礙日本與西歐親密化的因素,還是語文的差異。 在漢字文化圈各國之間雖然存在著分裂的因素,但是現在東亞並不是走向衰微的階段,勿寧說是相對的朝向強力的促成統一的方向。這是因為東亞的經濟發展與文化的均質性,相加乘的作用所引起的。從經濟面來看,蘇聯崩潰已經十多年,東西冷戰結束以來,日本經濟陷入停滯,中國卻顯示出獨特的經濟成長活力,中國加入WTO之後,漸漸與世界結構同一,而走向經濟發展之路。從「世界工廠」走向「世界市場」,帶動東亞整體的經濟復興。 漢字文化圈的經濟發展,到21世紀初,中國、日本、韓國加起來就已經有美國加上歐洲的規模了。漢字文化圈等於脫離了以往低度開發的狀況,躍升成為新文化圈,其能量足以翻轉世界經濟,成為改變美國單極集中的主要動力。如果從漢字文化圈普遍存在的文化均質性來說,漢字的功能是能夠超越語言的不同而讓彼此知曉共通意思的最佳媒介。透過漢字,不用語音也能達到彼此理解。漢字對不使用漢字的其他文化圈的人來說是個困難的障礙,但是對漢字文化圈內的人來說則是相當方便,因為漢字的概念是抽象度很高的最佳溝通橋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生活…… 在文化破碎的年代…Ryan’s ๑۩۞۩๑ Space

生活…… 在文化破碎的年代… 2005/12/11 16:00:09 生活,当真的工作之后才体会到…. 源何如此? 无成规矩则不成方圆…. 这场和平演变什么时间才是个结束呢? 其实有的时候真想否认自己的上一辈人,但是又能怎样呢?自己还不是出世,生长止于此时。 可我们这一代呢?既没有啥忽忽地听马白皮的话,也没有遵循孔先生的教导,人之处,性本恶啊… 人之间原始的猜疑,妒忌,欺骗…..现在越发明显….. 中央之国为什么现在是这个样子呢? 想想家族,想想朋友,有的时候觉得好孤单。。 孤单地飘在北京。。飘啊飘。。机械的生活着。。 Com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在韩中国留学生告诉你真实的韩国[请辩证来看,本人保留意见]Ryan’s ๑۩۞۩๑ Space

在韩中国留学生告诉你真实的韩国[请辩证来看,本人保留意见] 2005/12/9 16:18:18 从50年代朝鲜战争至92年中韩建交,中国在韩国媒体和宣传中都是可怕落后专制的 没有它就没有新中国国家,直到现在多数韩国人对中国还不甚了解。 上面的人几乎都是现在正在韩国留学或者生活的中国人,对韩国生活有很真实的感受,帖子里讲的也是这两年的事,要是再前几年,呵呵 ,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更暴笑的问题。 以后如果有机会去韩国旅游或者接触一些对中国不太了解的韩国人,一定要事先看看这些问题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接受不了心情郁闷,反应过于激烈 在韩国经常有人问我一些同样的问题,我挺郁闷的,下面写了我回答这些问题的答案,我想知道大家是怎么回答的。然后找出一个完美的答案来应付不可避免的下一次回答。 问题1 仅限于男同学——————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一定会有人问你当没当过兵? 我的回答一般是,我的身体不好,国家不要我(我二三百度的近视,拔过牙也镶过牙!)或者有时候干脆说中国有13亿人有百分之一的人去当兵就有一千三百万,所以不用像韩国这么夸张。(也想起了在韩国念语言班的时候一位调皮的同学告诉老师中国的残疾人就有4千万,全班当时的情况就不用说了…………挺尴尬的,谁叫中国人就是多呢,现在的军队远没有一千三百万,四千万就差不多和韩国人口一样多了) (这个问题我遇到过,我就直接回答还轮不到我当兵,我的身体条件不过关,结果韩国男生羡慕的要死(他们每个人无条件2年半兵役),而且说,你的身体条件都不过关,那中国军人得什么标准呀?呵呵,让我很自豪。) 问题2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来韩国的都是中国的有钱人吧! 这个问题我也只好如实回答,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而且母亲已经退休了。只是中国的普通家庭而已。或者加上一句,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去北美、欧洲、澳洲,我们这些就只能韩国了 (这个我也遇到过,他们问我”你能来韩国,朋友们是不是很羡慕呀?” 我就告诉他们”我朋友好多都在美国英国之类的,我其实蛮羡慕他们”,结果那帮人就没话说了) 下面的问题是我最郁闷的 问题3 中国有面包么?中国也有方便面吗?中国也有苹果吗? 中国也有练歌房(卡拉ok) 么?中国也有台球厅么? 中国也过春节呀!中国也有网吧? 看到这些千万不要笑,确实有不少韩国人会这样问,随便问一个在韩国的中国留学生,他绝对会遇到一两个这样的问题。。。遇到这些问题时我会立刻肯定,然后用一些比较夸张的词汇修饰出现在的中国形势是多么的一片大好,要费半天的吐沫星子真的挺累的。他们好像把朝鲜中国放在一样的位置上看了,这也难怪,他们的媒体报道中国的角度就有问题,总有一些居心不良的感觉,老宣传中国贫穷落后,谁叫他们是老美的小儿子,也真难为他们了。 一次我的朋友被人硬塞了一个面包,然后那个韩国人说:”吃吧!知道你们中国没有面包。”还好我的同学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没有动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解释说中国人已经告别吃面包的境界了,天天吃Pizza吃牛羊肉! 根本不像韩国人平时连肉都吃不起 (这些就太普通了,我刚来韩国的时候一遇到什么他们像条件反射一样总要问我中国有没有,甚至连方便面,豆腐之类的都要问,无聊的要死,敷衍了他们段时间他们也觉得无聊,就渐渐少于问我了) 最后一个问题 中国人洗澡么? 这个问题我只听过一次,还没等我回答就被旁边看不过去的韩国人给回答了,这位老兄没把中国和朝鲜摆在一起看,直接把中国打回原始社会了。前几年有一个去过中国的韩国人写了篇文章讲中国人如何不讲究个人卫生,夏天身上散发恶臭,结果被韩国好多网站和报纸都转载了,非常出名,大概韩国人对中国人卫生状况不良的印象由此而来。。。 我想知道大家面对上面的问题都是怎么回答的,我想找出一个经典答案来面对以后的提问。愿这样问题越来越少被提起,中国的发展会像世界证明一切。也希望我们的留学生能起到介绍中国的起到好的作用 来改变韩国人对中国的”原始”印象 补充一个针对朝鲜族朋友的,一般会问:”你们是不是都很想来韩国当韩国人呀?你们希不希望从中国独立”之类的问题, 我好朋友(朝鲜族)遇到过,他当场就说:我是中国人,而且我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把那个没礼貌的家伙弄得下不了台,估计他也挺纳闷怎么没有它就没有新中国洗·这么厉害。 说到朝鲜族,感觉韩国人有两个标准,只要是在国际上得了奖或者出了名,那不管是中国朝鲜族还是韩裔美国人,那统统都叫”在外同胞”,要大肆宣传一番;不过要是中国朝鲜族在韩国作*犯科之类的被抓住了,那媒体首先强调的是那个罪犯是中国人韩国生活 韩国人在带领人参观的时候很喜欢问:”中国也有这么高的建筑吗?””中国也有地铁吗”这样的问题,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韩国的建筑已经落伍 讲两个例子: 一次韩国朋友带领我们去汉城市内观光,参观了他们全国最高最自豪的”63大厦”(不太高,就63层),结果问我们:中国也有这么高的建筑吗?我们平时被他的类似问题已经折磨得受不了了,一哥们就说:没有,韩国的这建筑世界第一高。。。那韩国人听了想了想,说:美国有更高的,我们这个大概只是亚洲第一吧。。。我们狂吐。。。。 还有一次,韩国友人带我们去汉城的一个市内公园玩,大家都知道韩国国小,能在汉城搞出块还不算小的地方种点花草树木就很不得了了,所以就礼节性的赞扬了一下,结果一韩国人自豪的不行,问我们:北京也有这样的市内公园吗?我们一哥们回答:我们有颐和园,比这个大。。。那家伙听了顿时不说话了,他再孤陋寡闻,颐和园的大名还是知道的,最近中国旅游广告比较多。。。 是呀,我也碰到了同样问题 我当时只说了一句话,你肯定没有去过中国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個中國“知韓派”眼中的韓國Ryan’s ๑۩۞۩๑ Space

一個中國“知韓派”眼中的韓國 2005/12/9 16:16:38 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曾几何时,泱泱中华开始了闭关锁国,其后招来了半年屈辱。可喜的是现今的中国是一个相当开放的国家,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日渐频繁,这自然需要众多人才。 我当年有幸选择了韩国语(当时还叫朝鲜语)专业,之后也就渐渐走上了中韩交流之路。据说美国智囊团中为对华政策谋划的人都是”知华派”,意为对中国有相当了解的人,日本政界也有不少”知华派”,当然了,”知华”不意味着”亲华”,”知华”的他们制定些个政策可说是更加狠毒,招招致命。我学习韩国语四年,其间所学涉及韩国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后来也去韩国留学两年,然后进入了中韩合资企业,也就是说这么多年一直在和韩国人打交道,那我算不算是个”知韩派”呢?我想至少也算是半个了吧。现在中韩关系日益密切,国内韩流日盛,国内媒体对韩国的报道也非常多,当然几乎都是充满赞颂之词,再加上精美的韩国影视歌曲的轮番轰炸,这让大多数不了解韩国的中国人对韩国产生了相当的好感。 但真正的韩国如何呢?与韩流相对,最近网上出现了不少揭露”真实”韩国的文章,可惜有的年代久远,有些又非常极端,充满个人感情,但他们大部分内容在我看来是比较真实的。我本不想挑起与邻国的矛盾,但国内媒体对韩国的过分吹捧和韩国媒体对中国的极端歪曲实在形成了太鲜明的反差,让我有点看不过去,所以这里结合我和所认识的朋友们在韩国的经历来谈谈我眼中的韩国,希望能去伪存真。文章比较长,请耐心看,然后明眼的看官自行判断。 “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很多中国人至今仍习惯性的把韩国当作中国前属国,谈到韩国颇有轻蔑之色。更多的中国人认为韩国文化源于中华,中国作为宗主国曾保护过朝鲜,所以就一厢情愿的以为韩国人就理当对中国人友好,对中国人亲善。要正确认识韩国,首先就要彻底抛弃上面这两种观点。1,历史上的殖民附庸体系早已被摧毁,如今的国家都是具有现代意义的民族国家,按照国际法,各国主权平等神圣不可侵犯。如果中国人以一种宗主国对属国的高傲态度对待韩国,那么必然也不会得到对方的尊重。 至于第二点,其实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表明韩国人应该对中国友好。上溯到箕子朝鲜和卫满朝鲜还有后来的汉四郡,按现在韩国人的说法:中国人是作为所谓”入侵者”统治朝鲜半岛北部的,南部的”韩民族”后来赶跑”侵略者”赢得了独立,而后隋唐时还发生过战争,不然它们的卢武铉总统也不可能今年在会见布什时说出:”中国曾经侵略韩国数百次,这样的刻骨仇恨我们怎么可能忘记?”明朝后的几百年可能存在朝鲜作为属国对宗主国谦卑的友好,(毕竟我们可以保护它),而从甲午战争后,这种谦卑(可以说是被强迫的)的友好也渐渐消失了。 19世纪末朝鲜李朝的统治风雨飘摇,而朝鲜人的民族意识也渐渐崛起,作为中国附属国的地位当然不会让他们觉得满意。举个例子,我在韩国的时候有幸看过它们现在的小学教材,在三年级或者四年级分册中有这么篇文章,讲有个中国使臣来到朝鲜,作威作福,蛮横无理,提出三个问题要人回答,威胁说如果回答不出就要如何如何,后果很严重。当然结局是圆满的,一个朝鲜小孩子回答了问题,中国使臣羞愤的无地自容。小故事而已,但很能体现韩国人是如何看待当年作为属国的历史。把这个用作全国的小学教材,大概韩国小孩从小心灵中就有”中国人蛮横无理”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吧, 咱们回到19世纪90年代,一方面,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实力大增,将朝鲜作为跳板入侵中国是其从上至下的共识(明万历年间丰臣秀吉就干过同样的事),另一方面,朝鲜王朝也希望日本势力进入以平衡清帝国,以图见机行事独立。可惜弱者是不可能玩转两大强国的,为争夺朝鲜控制权,甲午战争爆发,清国失败,朝鲜”独立”,改国号”大韩帝国”。当然这个大韩帝国立刻被一纸”日韩合并条约”划归了日本,其间朝鲜也期望美国从中斡旋,可以预见,美国人可不愿为了它们而得罪日本,所以从此”大韩”就开始了其50年的殖民地岁月。出乎意料的是,它们并没有表现出如今”切手指”的铁血,也没有如今”抵制日货”的决心,更没有”全国捐金”的壮举,不然可够日本人头疼的了。朝鲜人默默承受了,既没有游击队的反抗,也没有大规模的暴动,据资料称95%的朝鲜人还乖乖的改了日本姓,说起了日本语,二次大战时不少朝鲜人更是加入日本军队在中国作威作福,后来韩国的朴正熙总统当年更是日本士官学校的高材生。从这里我是找不出什么理由证明韩国人对中国人有什么深厚感情,重温这段历史,如今韩国的历史教科书也顶多写:”一个统治者被打跑了,另一个更残暴的统治者又来了。”不要忘了,东学党起义是在朝鲜王朝乞求下,袁世凯带兵血腥镇压的。 50年转眼一挥间,1945年日本败亡,朝鲜终于又迎来了独立。可惜南北在不同势力的支持下不能统一成立政府。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38线成了天堑沟壑,中国自然在韩国人眼中成了十恶不赦,阻止”大韩民族”统一的罪魁祸首(在此引用韩国人原话)。 韩国政府成立之后,接连颁发排斥华商的禁令,包括”仓库封锁令”、”外币使用规模限制令”等等,这便是华商受难的开始。接着,自由党和朴正熙政权两次进行”货币改革”,偏爱现金的华商更受到致命性打击,很多华商因此变得一贫如洗。1961年,韩国政府颁布”外国人拥有土地禁止法”,1971年制定”外国人土地取得及其管理法”,规定华人一家只能拥有一间房屋、一家商店,连炸酱面售价也受到严格管制的情况下,华商便成了走投无路的一群。70年代初,原本有12万人口的华商锐减到只剩下2万人。唐人街遍布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唯独韩国没有。”炸酱面””赤匪””中国奴”等韩语中专门针对中国人的侮辱性名称也出现了,直至现在我在韩国BBS上还经常看到,频率之高让我非常愤怒。最近惊闻韩国庆祝”韩国炸酱面”诞生100周年,鉴于韩国人试图盗取”活字印刷术发明权”,考证出”西施可能是韩国人”,”孔子可能是韩国人”等等劣迹,我挺怕它们有朝一日说炸酱面也是韩国的发明。这就比较讽刺了,因为当年”炸酱面”是它们对中国人的一种侮辱称谓呢。 为了吸引华商投资(这次排外的韩国人好像开窍了),今年韩国争取到了世界华商大会的举办权,而唐人街也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建(可惜是面子工程,不是华人自然聚居形成的,不过聊胜于无)。华商大会黯然失色,李嘉诚等大人物竟然不到场,据分析还是因为当年韩国”排华”影响了整整一代华侨,至今他们对韩国这个”华人不能立足”的可怕之地仍持有负面印象。 最后不要忘了,中韩92年才建交,之前韩国国内进行的是最反共的宣传教育。再建交后当然不能再这样明目张胆了,收敛了一点,但刻意丑化歪曲中国的行为还是没有停止,这点所有去韩国生活过的中国人肯定有相当的感受,好多人因此根本就不看韩国新闻,当然对韩国的印象也非常糟糕了。 说了这么多,叙古论今,一厢情愿的中国人应该可以感到了,韩国人对中国其实不能说具有好感。那么他们对中国是种什么感情呢?很复杂。憎恨?大概有一点,除了少数极端民族主义者比较强烈之外。害怕?这倒是真的,从历史来看,从领土来看,从经济规模看。。。无论从哪方面看,中国这个邻居是有点威胁,特别是现在韩国总想强出头做”东北亚平衡者,东北亚的中心”(在此引用韩国媒体言论),并且利用”高句丽”历史问题希望引起长白山,吉林延边甚至东北的领土归属问题。不过在我看来,对中国的感情最多的还是轻视。 韩国人对中国的轻视是由来已久的,前面已经提到,”炸酱面”这个侮辱名称是上世纪三十年代韩国人(或许应该叫日本人才对)称呼华侨的,它们当时虽然是日本帝国的二等公民,但却非常歧视那些背井离乡的华侨。对比中国在抗战期间如何善待朝鲜难民,流亡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如何在国民政府的保护下坚持到最后抗战胜利,韩国人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 后来反共宣传中自然抨击中国的社会制度,70年代末韩国经济腾飞,韩国人终于在”半万年历史”(在此引用韩国历史学家原话)中第一次有了富裕的感觉,而恰巧此时中国的经济状况非常不佳。看着当年的巨人如此萎靡,这给了韩国人一个绝好的增强”民族自信感”的机会。20多年来,韩国新闻媒体总是千方百计揭露中国的贫穷落后野蛮愚昧无知,拿韩国值得骄傲的部分和中国的弱点比较(当然不会拿弱项和中国的强项比较了)。在韩国时常能听到”我们推倒了万里长城”这样煽动性的言语,以至于我在韩国期间为了避免从身边韩国人口中听到这句话,不自觉地总想在任何方面都超越它们,甚至在喝酒上也不愿落后,这样也醉倒过好多次。我曾遇到过这样的事:韩国人如果比较喜欢你,会对你说:”你长得像韩国人”,他们认为这是赞扬你,我总是笑着接受了。但我认识的一位朋友为表示友好,对一个韩国人说,”你长得像中国人”,结果那个韩国人非常不高兴,认为是污辱它。 我为了提高自己的韩国语水平,每天坚持阅读韩国新闻,刚去韩国时每天都抽出点时间看韩语节目。后来我统计了一下,每天都能看到不少关于中国的消息,当然,几乎都是负面的,如果有说中国好的,那八九不离十最后都要表达这样一个意思,”中国如此发展会对韩国造成威胁”。不仅是新闻,一次在娱乐节目中看到过这样的场面:采访一个刚从中国回来的韩国女艺人,主持人问她中国如何,她笑嘻嘻的把中国批判一番,什么脏呀,烂呀,穷呀之类的,在场的观众也非常受用,台上台下笑成一片。对于很多韩国人来说,嘲笑中国是最能增强它们”民族自豪感”的事情了,于是它们乐于找出中国的各种弱点来嘲笑,新闻媒体也非常愿意配合民众的这种心理,想方设法挖出这些东西来供国民消遣。所以我有时很纳闷,它们的记者怎么能找到这么多反映中国贫穷落后的新闻,如果我是个没去过中国的韩国人,那么百分之百我会觉得中国是个可怕的国家,对中国不可能有一点好感。 有了这样的媒体,这样的教育,韩国人对中国的反感和狂妄自大就很容易理解了。有网络文章说在韩国繁华的明洞街头出现过”中国人谢绝”的条幅,这个我相信,因为我曾经见过照片,而且不止一个中国朋友告诉我在韩国商店遭到营业员歧视的事。别说在韩国,就连在青岛,在北京望京,不也发生过韩国人店谢绝接待中国人的情况吗?04年高句丽历史事件闹得最厉害的时候我恰巧在韩国,我看见过韩国人焚烧中国国旗,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以至当时我有种想立刻逃离韩国的想法。后来在街上也遇到过不少宣传,讲东北甚至山东古代都是”三韩”的领土,我只能置之不理。 “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不少中国人非常崇尚韩国人所谓”尊重儒家传统”这点,认为要像韩国学习。我听到这样的话有点吃惊,后来看到国内媒体用近乎肉麻的言语报道韩国人如何尊重传统,我才恍然大悟,有这样的媒体,难怪有这样被误导的国民。 首先要澄清一点,韩国是一个相当西化的国家,可以说到了全盘西化的境地。举个简单例子,韩语被韩国专家论证为”世界上最简洁,最优秀的语言”,但现在是外来语成灾,餐厅不说餐厅,跟着英文音译为”乐死特朗”,(restaurant)桌子不说桌子,也从了英文说”特意伯尔”(table),甚至更玄妙的是老婆居然也习惯叫做”歪扑”(wife) ,悲哉韩国语,悲哉我这个当年认真背诵韩文单词的好学生。现在固有名词都让位给了这种不洋不土的韩式音译,是不是以后干脆直接说英文比较好呢?要知道韩文中70%是汉字词,剩下的30%也被大量西方外来语占据,这种”世界上最简洁,最优秀的语言”是不是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至于剩下的所谓”儒家传统”,只是中国媒体的想当然罢了。韩国人是不会承认的,它们很早以前就开始做的就是割断所谓”韩民族”文化和中华文化的联系,也就是,”去汉化”。汉城改”首尔”的闹剧刚刚过去,这不,几个韩国议员又开始张罗把”汉江”改为”韩江”了。在韩国,”中医”被改名成”韩医”,并被作为高丽医学而拼命向世界宣传推广。针灸也被认为是韩国人发明的,我没看过大长今,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存在歪曲,但朝鲜日报分明是报道了这个”发现”,并找到了个法国人作证,宣称要纠正世界人民的错误认识,把针灸重新还给韩国。”活字印刷术”也被认为是韩国人先发明,这与中国学者发生了争论,韩国专门建立了印刷术博物馆,把中国在”印刷术”方面的功绩完全抹去,只片面夸大宣传自己,并邀请各国客人免费参观,并经常在国际场合进行宣传。我有幸被邀参观过那个博物馆,我只能承认他们在这方面的确做的非常好,”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韩国人用这种方式”虚构”真理非常在行。 国内的媒体还宣扬过说韩国人如何如何重视”端午”,似乎应该把端午拱手相让了。但很抱歉,我在韩国还真感觉不出来。首先我身边的年轻人根本就没人知道端午这个东西,那一天也根本不像国内媒体所说”全国庆祝”,连休假都没有,一切如常。当然有的地方有庆祝活动,但那是拿来作秀的,政府出钱搞的公关活动,为什么要这么劳民伤财?把端午这个东西从中国人手上夺过来成了”大韩民国”的文化遗产,光荣呀,”民族自信感”大增呀,更重要的是,以后可以以此为证据”考证”出韩民族文化对中华的影响。 我在韩国被多次问到:”中国有没有中秋节,中国有没有春节”之类的,不要笑,这其中很多是名牌大学博士,以至于我后来实在厌烦了答他们:”农历是中国人发明的,所有农历节日中国都有。”还有个韩国名校博士一次和我讨论,信誓旦旦的说甲骨文应该是从朝鲜半岛传到中原的,并引用了一些韩国学者的”论据”,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懒得争辩了,真希望他在国际学术会上做这个报告,也给西方人看看韩国学者的”风采”。后来我看了篇韩国学者的文章,乖乖,连大禹治水用的”神书”都是朝鲜半岛传过来的,对韩国学者的学术能力我简直找不到语言形容了,惊如天人。要知道韩国直到15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韩国建国后为了”去汉化”才禁止使用汉字的,它们的学者”参考”的史书几乎都是用汉字写成的中国史书,它们以前还根本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呢。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我看过一些国内媒体写的文章,盛赞韩国的人情世故,说韩国人讲礼貌,尊老爱幼等等。等级制度森严,的确,尊老,我承认,但爱幼,只能说那位作者胡说八道了。如果摆出一副前辈的尊严,对着后辈”狗崽子””龟孙子”骂不离口,再时常赏两个巴掌拍拍后脑勺也叫”爱幼”的话,我倒情愿前辈们不要”爱”我,just leave me alone。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韩其间自然少于受到如此”优待”,不过看着身边的韩国小辈们屡屡被前辈捉弄教训却还要服服帖帖的甘受,真觉得有点同情他们。不过一年后我的同情心也消失了,因为又来了新人,当年的后辈成了前辈。对于新来的后辈们,这帮当年的”受害者”手段可一点也不含糊。 在韩国,前辈说的话必须无条件服从,遇到无理要求也不能公开反驳,不然就成了集体中的异类,受所有人的排挤,生活更加悲惨。表面上韩国人的小团体是非常团结,吃饭,喝酒,活动大家都在一起(因为不能不去,不然又会受排挤),但鉴于前辈和后辈这种完全不平等的上下级关系,后辈是不是真心尊敬前辈,只有鬼知道。据我所知,好多平时看起来相当亲密的前后辈一旦分开,那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大概能说明点问题吧。另外我所认识的韩国人似乎还真的没有什么朋友,实在郁闷了就靠着自己前辈的权威”命令”几个后辈出去陪着喝喝酒,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想想这种人生也挺失败的,不过韩国人也习惯了吧。 总之韩国的社会关系是非常让人压抑的,刚去韩国时我也试图融入它们的文化,不过后来我放弃了。因为感觉如果我真的逼自己融入了他们这种文化,我会变成一个狭隘自私的人,变成一个不考虑别人感受,用权威等级压迫后辈的人,这对我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害的,除了韩国人,我还真没有发现哪个外国人喜欢它们那种社会氛围。 “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 现在很多中国人总爱说韩国人无知,狂妄自大,这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韩国人本身的行为让我们有了这样的印象,是它们自己带来的恶名。而且,这些无知,无礼,狂妄自大的行为如此之多,如此之普遍,已经成为了所有在韩国生活过的中国人所不能回避的了。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韩国人对中国客人提出的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有很多甚至已经很无礼,足以让对方生气了。不过我前面已经介绍过韩国人对中国的感情和他们不考虑别人感受的特点,所以在它们看来,根本不能算是无礼,说不定还会觉得咱们神经过敏呢。 我在一个韩国华人论坛上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些在韩国的中国人常常遇到的问题,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和我遇到过的几乎一模一样,看来大家都差不多。在此摘抄转载一下,我就懒得打字了。。。 A 你父母是干什么的?来韩国的都是中国的有钱人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